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正文

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评价研究

[日期:2015-12-03] 来源:《辽宁科技统计》2015年第12期  作者:董素梅(辽宁省科技厅科技统计中心) [字体: ]

本文以《中国省域竞争力蓝皮书——中国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发展报告》(2013~2015年出版,数据为2011~2013年)公布的数据为基础,对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9个二级指标、25个三级指标以及210个四级指标的排名进行分析,找出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的推动力及影响因素,提出若干提升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的基本路径、方法与对策,为进一步提升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提供决策参考。

一、经济综合竞争力总体评价

2013年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综合排位在全国居第8位,处于优势地位。与2012年相比,综合排位保持不变。评分比上年有所提升,综合评价分值为43.5分,比2012年增加0.60分,高于全国平均评价值(全国平均评价分值为39.4分,比上年提高了0.62分),2008年以来连续5年稳居全国第8位,始终处于全国上游地区。经济综合竞争力排名居辽宁之前的7个地区依次为:江苏(58.9分)、广东(58.4分)、北京(56.4分)、上海(54.7分)、浙江(51.4分)、山东(48.9分)、天津(47.8分),排在9-10位的是福建(41.8分)和湖北(38.9分),辽宁与天津、福建较为接近。

全国经济综合竞争力评价分值位居全国前10位地区(2011~2013年)

二、分项指标评价

全国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指标包括宏观经济竞争力、产业经济竞争力、可持续发展竞争力、财政金融竞争力、知识经济竞争力、发展环境竞争力、政府作用竞争力、发展水平竞争力与统筹协调竞争力等9项二级指标。

辽宁经济综合竞争力居全国位次情况(2011~2013年)

年份

综合

排位

宏观经济

竞争力

产业经济

竞争力

可持续发展竞争力

财政金融

竞争力

知识经济

竞争力

发展环境

竞争力

政府作用

竞争力

发展水平

竞争力

统筹协调

竞争力

2011

8

8

10

15

8

10

7

5

12

10

2012

8

5

9

23

10

12

7

4

13

10

2013

8

7

9

14

8

14

7

4

12

8

辽宁经济综合竞争力二级指标比较雷达图(20122013年)

从指标变化趋势看,与2012年相比,在9项二级指标中,有可持续发展竞争力、财政金融竞争力、发展水平竞争力与统筹协调竞争力这4项指标上升,是经济综合竞争力中的上升动力体现。宏观经济竞争力、知识经济竞争力这2项指标下滑,是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下降的拉力所在。产业经济竞争力、发展环境竞争力与政府作用竞争力这3项指标与上年相同。因此,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上升的动力大于下降的拉力,不过受其他外部因素的综合影响,2013年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仍与上年相同,稳居第8位。

辽宁经济综合竞争力各级指标优劣势比较图(2013年)

综合来看,由于辽宁的优势指标在指标体系中处于主导地位,因此经济综合竞争力处于优势地位。从二级指标看,没有强势指标;优势指标有6个,占二级指标总数的66.7%;中势指标3个,占二级指标总数的33.3%。从三级指标看,强势指标1个,占三级指标总数的4.0%;优势指标有14个,占三级指标总数的56.0%;中势指标8个,占三级指标总数的32.0%,劣势指标2个,占三级指标总数的8.0%;从四级指标看,强势指标13个,占四级指标总数的6.2%;优势指标有84个,占四级指标总数的40.0%;中势指标77个,占四级指标总数的36.7%;劣势指标36个,占四级指标总数的17.1%

(一)综合竞争力上升指标

与上年相比,辽宁有财政金融竞争力、统筹协调竞争力、发展水平竞争力与可持续发展竞争力等4项指标呈上升趋势,拉动了辽宁经济的平稳增长。

1.财政金融竞争力

财政金融竞争力指标包括财政竞争力与金融竞争力2项指标。2013年以来辽宁省财政金融竞争力呈波动保持趋势。2013年辽宁省财政金融竞争力分别比2012年提升了2个位次,与2011年同样位居全国第8位,在全国处于优势地位。位居辽宁之前的7个地区依次为北京、上海、广东、江苏、天津、浙江与四川,新疆与山东位居9~10位。

辽宁财政金融竞争力二、三级指标位次变化趋势图(2011~2013年)

十二五以来辽宁财政竞争力呈波动保持趋势,2013年财政竞争力排在第9位,比2012年下滑了1个位次,与2011年位次相同,处于上游地区。主要是由于人均地方财政收入、人均税收收入、地方财政支出指标均与上年位次相同。此外,上升幅度较大的是地方财政支出增长率、税收收入占财政总收入比重,分别比上年提升了1217个位次,排在第711位。降幅较大的是地方财政收入增长率和税收收入增长率,均比上年下滑了11个位次,分别排在第3028位。

辽宁金融竞争力十二五以来呈波动上升趋势,金融竞争力由2011年的第11位上升至2013年的第10位,比2012年提升了1个位次。主要由于保险密度由2011年的第17位升至2013年的第9位,保险深度由2011年的第28位升至2013年的第21位,分别上升了87个位次,货币市场融资额、人均证券市场筹资额分别比上年下降64个位次。

2.统筹协调竞争力

统筹协调竞争力指标包括统筹发展竞争力、协调发展竞争力2项指标。十二五以来辽宁省统筹协调竞争力呈波动上升趋势,由2011年的第10位升至2013年的第8位,比上年提升了2个位次,在全国处于上游地区。位居辽宁之前的7个地区依次为:上海、天津、北京、浙江、黑龙江、吉林与山东,江苏、河北排在910位。

辽宁统筹协调竞争力二、三级指标位次变化趋势图(2011~2013年)

十二五以来辽宁统筹发展竞争力呈波动上升趋势,由2011年的第26位升至2013年的第15位,比2012年提升了4个位次。主要是生产税净值和营业盈余占GDP比重由2012年的第20位升至2013年的第17位,固定资产投资额占GDP比重、最终消费税均比上年提升了1个位次。此外,社会劳动力生产率2年来均稳居第6位。

协调发展竞争力呈波动保持趋势,由2011年的第3位降至2012年的第5位后,2013年又回升至第3位,处于强势地位。主要是由于城乡居民人均现金消费支出比差由2012年的第20位升至2013年的第18位,资源竞争力与宏观经济竞争力比差、资源竞争力与工业竞争力比差以及城乡居民家庭人均收入比差均比上年提升了1个位次。此外,环境竞争力与宏观经济竞争力比差、人力资源竞争力与宏观经济竞争力比差均位居第56位。

3.发展环境竞争力

发展环境竞争力指标包括基础设施竞争力和软环境竞争力2项指标。十二五以来辽宁省发展环境竞争力呈波动平稳保持趋势。辽宁省发展环境竞争力3年来连续位居第7位,一直处于上游地区,排名辽宁之前的6个地区依次为上海、北京、江苏、浙江、广东和天津,第8~10位依次为福建、重庆和山东。

辽宁发展环境竞争力二、三级指标位次变化趋势图(2011~2013年)

十二五以来辽宁基础设施竞争力呈波动上升趋势,由2011年的第8位升至2013年的第6位,比上年提升了2个位次。主要是由于全社会旅客周转量由2012年的第12位升至2013年的第10位,提升2位,人均耗电量由2012年的第11位升至2013年的第10位,提升1位,此外,尽管全社会货物周转量较上年下滑1位,不过仍处于强势地位,位居第3位。铁路网线密度、万户上网用户数与上年同样稳居第47位。

十二五以来辽宁软环境竞争力呈波动下滑趋势,由2011年的第5位下滑至2013年的第7位,与上年位次相同。主要由于外资企业数增长率由2011年的第14位下滑至2013年的第19位,个体私营企业数增长率由2011年的第19位下滑至2013年的第22位,分别下滑了53个位次。

4.可持续发展竞争力

可持续发展竞争力包括资源竞争力、环境竞争力和人力资源竞争力3项指标。十二五以来辽宁省可持续发展竞争力呈波动上升趋势。由2011年的第15位升至2013年的第14位,比上年提升了9个位次,是本年度全国上升幅度最大地区。由下游地区升至中游地区。居全国前10位的依次为:内蒙古自治区、海南、福建、黑龙江、北京、山东、广西壮族自治区、浙江、山西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辽宁可持续发展竞争力二、三级指标位次变化趋势图(2011~2013年)

 “十二五以来辽宁人力资源竞争力呈波动上升趋势,由2011年的第15位升至2013年的第12位,与上年位次相同。主要是由于文盲率、15~64岁人口比例均处于强势地位,位居第23位,分别比上年提升了21个位次。不过,人口自然增长率、人力资源利用率均与上年位次相同,排在第3124位,影响了人力资源竞争力的提升。

辽宁资源竞争力呈波动下滑趋势,由2011年的第7位降至2013年的第11位。比上年提升2个位次,主要是由人均主要能源矿产基础储备,由2012年的第16位升至2013年的第8位,提升8个位次;人均深林储积量由2012年的第17位升至2013年的第16位,提升1个位次。此外,人均可使用滩涂面积2年来稳居第3位,处于强势地位。应该引起注意的是,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由2012年的第18位降至2013年的第22位,影响了环境竞争力的提升。

十二五以来辽宁环境竞争力呈波动下滑趋势,由2011年的第20位降至2013年的第21位,比上年提升4个位次。主要是由于自然灾害直接经济损失由2012年的第27位升至2013年的第17位,迅速提升了10个位次。人工智力工业污染投资额由2012年的第18位升至2013年的第14位,提升了4个位次。

(二)综合竞争力下滑指标

与上年相比,辽宁省的宏观经济竞争力、知识经济竞争力2项指标下滑,是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下降的拉力所在。

1.宏观经济竞争力

宏观经济竞争力指标包括经济实力竞争力、经济结构竞争力和经济外向度竞争力3项指标。十二五以来辽宁省宏观经济竞争力呈波动下滑趋势。由2011年的第8升至2013年的第7位,比上年下滑了2个位次,始终处于上游地区。位居辽宁之前的6个地区依次为广东、江苏、山东、浙江、北京和天津,第8~10位依次为上海、福建和湖北。

辽宁宏观经济竞争力及二、三级指标位次变化趋势图(2011~2013年)

十二五以来辽宁省经济实力竞争力呈波动保持趋势。由2011年的第6位升至2012年的第4位后,2013年下滑至第6位。下滑主要表现在财政总收入增长率由2012年的第19位速降至2013年的第30位,下滑了11个位次,固定资产投资额增长率由2012年的第17位速降至2013年的第28位,也下滑了11个位次,固定资产投资额下滑1位,位居第4位;处于强势地位是人均固定资产投资额,与上年同样保持在第2位。

十二五以来辽宁省经济结构竞争力呈波动上升趋势。由2011年的第8位升至2013年的第7位,2012年位居第6位。比上年上升主要表现在资本形成结构优化度由2012年的第10位升至2013年的第8位,提升2位,所有制经济结构优化度上升1位,2013年排在第9位。

十二五以来辽宁省经济外向度竞争力呈波动上升趋势。由2011年的第8位升至2013年的第7位,比2012年下滑了1个位次,下滑主要由于对外直接投资由2012年的第4位下滑至2013年的第7位,下降了3个位次,出口增长率由2012年的第16位下滑至2013年的第18位,下降了2个位次。

2.知识经济竞争力

知识经济竞争力指标包括科技竞争力、教育竞争力、文化竞争力3项指标。十二五以来辽宁省知识经济竞争力呈持续下滑趋势,由2011年的第10位降至2013年的第14位,比2012年下滑了2个位次。位居辽宁之前的10个地区依次为江苏、广东、北京、上海、浙江、山东、天津、陕西、河南与四川。

知识经济竞争力二、三级指标位次变化趋势图(2011~2013年)

十二五以来辽宁省科技竞争力呈波动下滑趋势。由2011年的第8位降至2013年的第14位,与2012年位次相同。主要表现在高技术产品出口额占商品出口额比重由2012年的第19位升至2013年的第16位,上升了3个位次,高技术产业增加值、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占工业增加值比重均比上年提升2位。技术市场成交合同金额2项均下滑2位,其中发明专利申请授权量由2012年的第13位下滑至2013年的第15位,技术市场成交合同金额由2012年的第7位下滑至2013年的第9位。

十二五以来辽宁省教育竞争力呈波动下滑趋势。由2011年的第13位降至2013年的第23位,比2012年猛降了12个位次。下滑幅度较大主要表现在教育经费由2012年的第9位降至2013年的第15位,下滑了6个位次,教育经费占GDP比重由2012年的第25位降至2013年的第30位,下滑了5个位次,人均教育经费由2012年的第12位降至2013年的第16位,下滑了4个位次,此外,公共教育经费占财政支出比重、人均文化教育支出占个人消费支出比重均下滑3个位次,分别排在第2713位。只有万人中小学学校数1项指标上升了5个位次。

十二五以来辽宁省文化竞争力呈波动下滑趋势。由2011年的第9位降至2013年的第12位。比2012年提升了2个位次。主要由于城镇居民人均文化娱乐支出占消费性支出比重提升4位,由2012年的第17位升至2013年的第13位。城镇居民人均文化娱乐支出提升3位,由2012年的第11位升至2013年的第8位。文化产业增加值提升2位,由2012年的第19位升至2013年的第17位。尽管农村居民人均文化娱乐支出占消费性支出比重比上年下降1位,不过一直处于优势地位,居第5位。

三、提升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的基本路径、方法与对策

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指标体系的各个指标,是在不同方面、角度、层次的体现,彼此之间存在密切的内在联系,互相作用,互相影响。提升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需从处于关键位置、影响范围大的指标入手,实施难点、重点突破,带动多数指标提升。针对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中存在的问题,结合辽宁经济发展实际情况,借鉴外省的经验,提出若干提升辽宁省经济综合竞争力的基本路径、方法与对策。

1.稳定与完善宏观政策调控,有效提升宏观经济竞争力

2015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也是完成“十二五”规划的收官之年,做好经济工作意义重大。协调拓展内外需关系,以政府自身改革带动重要领域改革,实施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要坚持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统筹稳增长、转方式、调结构、促改革,将转方式、调结构放到更加重要位置,保持区间调控弹性,全面认识持续健康发展和生产总值增长的关系,切实增强经济发展的协调性、可持续性和内生动力,有效提升辽宁宏观经济竞争力。

2. 深化产业结构战略性调整,着力提升产业经济竞争力

以深化国企改革和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为着力点,进一步降低国有经济比重,提高辽宁国有资本投资与运营效率;以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为着力点,加快调整产业结构及各次产业内部的行业结构,提升产业素质和产业竞争力;以扩大内需、合理投资、促进消费为着力点,加快调整总需求结构、投资结构和消费结构,由此推动产业结构升级;以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缩小居民收入差距为着力点,加快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扩大内需、促进消费。

3. 推动形成绿色低碳循环发展新方式,持续提升可持续发展竞争力

十二五以来,辽宁省资源环境制约经济发展矛盾日益凸显。政府高度重视循环经济和低碳发展工作,将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作为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为此,以制定实施十二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和应对气候变化规划为抓手,加快推进经济社会转型发展,强化科技创新和机制创新,将资源集约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融入到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各个环节,把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作为推进经济生态化建设、实现新一轮转型发展的重要举措,积极探索生态文明建设之循环、低碳发展之路。

4. 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和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协力提升知识经济竞争力

当今世界,知识和科技的更新速度非常快,知识经济已成为经济综合竞争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日益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的重要动力。辽宁的知识经济竞争力水平不高,处于中游水平,必须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持续加大对自主创新的投入,着力突破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技术,不断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努力引进和造就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和科技领军人才,注重培养一线的创新人才,大量涌现各方面创新人才。

5. 加强保障和改善民生,进一步提升政府作用竞争力

辽宁省应把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强化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切实解决好长期存在的在经济领域中越位、社会管理中错位、公共服务中缺位等问题。要完善经济社会发展的考核体制和评价机制,编制以就业和收入、教育和文化、医疗和卫生、社会保障以及个人发展、生活质量、社会公平等为主要内容的幸福指数,作为社会管理目标,纳入干部任用、奖惩考核体系。辽宁将以保障和改善民生为重点,实施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鼓励多渠道、多形式增加就业。

总之,要提升辽宁经济综合竞争力,需善于从制约瓶颈入手,着力突破,切实巩固强势指标的竞争优势,将优势指标培养成为强势指标;精心培育和重点扶持中势指标,使其成为优势指标;补短增高,尽快减少劣势指标;着力制止下降指标,做好止降缓降工作。此外还需通过创新驱动来推动产业创新能力,提高竞争力,最终使经济形成内升的发展动力,以提升辽宁经济综合竞争力。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dongsm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