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正文

“十二五”以来辽宁省创新能力评价分析

[日期:2015-06-08] 来源:《辽宁科技统计》2015年第6期  作者:董素梅 (辽宁省科技厅科技统计中心) [字体: ]

区域创新能力是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决定性力量。对区域创新能力进行系统性和客观性评价,既有利于为政府完善区域创新布局,谋划创新战略提供比较性参考,又是落实科学发展观、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可持续发展的必要前提。本文依托《中国区域创新能力报告》[1]提出的分析框架和指标体系,重点分析了影响辽宁区域创新能力的五个一级指标情况,并基于事实性数据呈现了辽宁创新能力的不足,最后提出了对策建议。

组织结构图

中国区域创新能力分析框架

一、创新能力总体情况

从整体上看,辽宁的创新能力仍然保持在全国中上游水平,不过与全国整体水平相比,出现了小幅回落。尽管整体实力较好,但创新的效率相比往年大幅下滑,创新活力也出现下滑趋势。

辽宁创新能力雷达图(20112014年)

1  辽宁省创新能力指标排名(2011-2014年)

指标名称

2011

2012

2013

2014

综合值

8

8

11

13

1 知识创造综合指标

16

14

11

13

2 知识获取综合指标

6

6

6

5

3 企业创新综合指标

14

12

14

20

4 创新环境综合指标

11

7

15

12

5 创新绩效综合指标

9

15

17

15

数据来源: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小组,《中国区域创新能力报告(2011-2014年)

“十二五”以来辽宁创新能力综合值呈持续下滑趋势,2014年综合指标为27.19,位居全国第13位,2013年下降2位,比2011年下滑了5位。“十二五”以来5项分指标排名中知识创造、知识获取2项综合指标呈上升趋势,其余3项分指标排名呈下滑趋势,其中下滑幅度最大的为企业创新和创新绩效综合指标,均比2011年下滑了6位次

3 辽宁省创新能力一级指标在全国位次(2011-2014年)

 

《中国区域创新能力报告》采用各地区创新能力的综合指标、实力指标综合值、效率指标综合值和潜力指标综合值进行聚类分析江苏、广东省属于创新能力超强的第一类,北京、上海市属于创新能力强的第二类,浙江省属于创新能力较强第三类,山东、天津、重庆、安徽、湖北、福建、湖南、辽宁等11个地区属于创新能力一般的第四类。辽宁2011年以来始终处于第四类地区。2014年辽宁实力、效率、潜力指标综合值依次排在第71427位,与2011年相比,效率与潜力分别下滑了38个位次,实力均稳居第7位。

二、创新能力分项指标现状分析

(一)创新能力现状

1. 知识创造:研究开发投入综合指标相对靠前

知识创造用来衡量区域不断创造新知识的能力,包括研究开发投入、专利、科研论文等3项综合指标。

“十二五”以来辽宁知识创造综合指标呈波动上升趋势,2014年辽宁知识创造综合指标值为22.49,位于全国第13位,比2011 年提升了3个位次,其实力、效率、潜力分项指标依次排在101321位。综合指标位居全国前10位的依次为:北京、江苏、广东、上海、浙江、陕西、海南、山东、四川和重庆。

辽宁知识创造综合指标居全国位次情况(2011-2014年)

3项分指标中,相对优势主要体现在研究开发投入综合指标上,2014年排在全国第11位,比2011年提高了2个位次。呈上升趋势的还有科研论文综合指标,20142011年提高了3个位次。具体表现在201420项三级指标中有12项位居前10位,其中每十万人平均发表的国际论文数4.09篇,位居第6位,比2011年提高了5个位次;政府研发投入增长率、研发活动经费内部支出产生的发明专利申请数分别位810位,均比2011年提高了5个位次;每十万人平均发表的国内论文数位居第8位,比2011年提高了12个位次;发明专利申请受理数增长率位居第10位;比2011年提高了14个位次。

2. 知识获取:“十二五”以来科技合作、外资企业投资综合指标均呈上升趋势

知识获取用来衡量区域利用全球一切可用知识的能力,包括科技合作、技术转移和外资企业投资3项综合指标。

 “十二五”以来辽宁知识获取综合指标呈稳步上升趋势。2014年辽宁知识获取指标值为34.97位居全国第5位,比2011年提升1个位次,在本年度创新能力综合指标中排位是最好的。其实力、效率、潜力指标依次为5616位。位于辽宁前面4地区依次为:上海、江苏、北京和广东,610位依次为:重庆、天津、浙江、山东与福建。

5  辽宁知识获取综合指标居全国位次情况(2011-2014年)

3项分指标中,优势主要体现在科技合作、外资企业投资综合指标上。“十二五”以来科技合作与2011年同样保持第3位次,外资企业投资比2011年提升1个位次,排在第5位。其分项指标中高校和科研院所研发经费内部支出额中来自企业的资金比例为26.47%,居全国第2位;高校和科研院所研发经费内部支出额中来自企业的资金23.97亿元,居全国第4位;此外,提升位次较多的还包括技术市场企业平均交易额(按流向)、技术市场交易金额的增长率(按流向)、作者异国科技论文数增长率、作者异省科技论文数增长率、每百万人作者异国科技论文数等分项指标。

3. 企业创新:企业研究开发投入综合指标处于中游水平

企业创新用来衡量区域内企业应用新知识、提出新产品或新工艺的能力,包括企业研究开发投入、设计能力、技术提升能力以及新产品销售收入4项综合指标。

“十二五”以来辽宁企业创新综合指标呈波动下滑趋势。2014年辽宁企业创新指标值为18.53,排在第20位,比2011年下滑了6个位次,其实力、效率、潜力指标依次为132228位,2011年为62311位。排在全国前10位地区依次为:江苏、浙江、广东、山东、上海、北京、天津、安徽、湖南和重庆。

十二五以来辽宁企业创新的4项分指标均呈下滑趋势,相对优势主要体现在企业研究开发投入综合指标,较2011年下滑3个位次,其余指标均下滑7-8位。具体表现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经费内部支出总额289.46亿元,2011年以来连续4年稳居第6位。表现较好的还有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人员增长率,2011年提升3个位次;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经费内部支出总额占销售收入的比例,2011年提升2个位次

辽宁企业创新综合指标居全国位次情况(2011-2014年)

4. 创新环境:劳动者素质较高,市场环境较好

创新环境用于衡量区域为知识的产生、流动和应用提供相应环境的能力,包括创新基础设施、市场环境、劳动者素质、金融环境、创业水平等5项综合指标。

“十二五”以来辽宁创新环境综合指标呈波动下滑趋势。2014年创新环境综合指标为26.81,由2011年的第11位降至2014年的12。其实力、效率、潜力指标依次为101426位。居全国前10位的地区依次为江苏、北京、广东、山东、上海、浙江、安徽、湖北、天津和四川。

创新环境的分指标中创新基础设施、劳动者素质综合指标都呈波动上升趋势,创新基础设施由2011年的第13位上升至2014年的第12位,劳动者素质由2011年的第8位上升至2014年的第7位。三级指标中上升幅度较大的有:进出口差额增长率比2011年提升15个位次;国家创新基金获得资金增长率、进出口差额,分别比2011年提升86个位次;每百人平均电话用户、电话用户数增长率均比2011年提升5个位次。

辽宁创新环境与管理综合指标居全国位次情况(2011-2014年)

5. 创新绩效:宏观经济稳定,可持续发展与环保日趋平稳

创新绩效用于衡量区域创新的产出能力,包括宏观经济、产业结构、产业国际竞争力、就业和可持续发展与环保5项综合指标。

 “十二五”以来辽宁创新绩效综合指标也呈波动下滑趋势。2014创新绩效综合指标为3.75,排在第15,比2011下滑了6位次。其实力、效率、潜力指标依次为111225位。居全国前10位地区依次为:广东、江苏、上海、天津、重庆、北京、山东、浙江、河南和福建。

辽宁创新绩效综合指标居全国位次情况(2011-2014年)

在创新绩效5个分指标中,宏观经济综合指标“十二五”以来稳居第910位,处于全国上游水平。值得关注的是2014年辽宁废气中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增长率-1.07%,增速为全国最低,位居全国首位。三级指标中增幅较大的为:每万元GDP电耗总量、每亿元GDP废气中主要污染物排放量、高技术产业主营业务收入占GDP的比重,分别比2011年提升544个位次;每万元GDP工业污水排放量、废气中的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均比2011年提升3个位次。

(二)存在的不足

1. 知识创造:研发人员数量增长缓慢,发明专利授权数、国际论文增长率较低

十二五以来辽宁专利综合指标呈波动下滑趋势,由2011年的第12位下滑至2014年的第14位。具体表现在研发活动经费内部支出产生的发明专利授权数由2011年的第13位下滑至2014年的第22位;发明专利授权数增长率、研究与试验发展全时人员当量分别排在第2214位,均比2011年下滑了6个位次;研究与试验发展全时人员当量增长率排在第292011年下滑了5个位次

2. 知识获取:技术转移综合指标下滑,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引进技术经费支出增长缓慢

十二五以来辽宁技术转移综合指标呈下滑趋势,由2011年的第10位下滑至2014年的第11位,主要表现在下一级指标中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引进技术经费支出增长率排在第30位,比2011年下滑20个位次,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引进技术经费支出排在第24位,比2011年下滑13个位次。此外,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购买国内技术经费支出增长率排在第25位,比2011年下滑了4个位次;同省异单位科技论文数增长率排在第31位,比2011年下滑了6个位次。

3. 企业创新:所有二级指标均呈下滑趋势,企业研究开发投入不足

企业创新中所有二级指标均呈下滑趋势,具体表现在三级指标中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有研发机构的企业数量增长率由2011年的第6位下滑至30位,猛降了24个位次,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经费内部支出总额增长率由2011年的第4位下滑至24位,猛降了20个位次,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新产品销售收入增长率由2011年的第5位下滑至20位,速降了15个位次,外观设计专利申请数、外观设计专利申请增长率排在第1916位,分别比2011年下滑了1113个位次,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技术改造经费支出增长率、每十万人平均外观设计专利申请数下降了8个位次,实用新型专利申请数等8下降了7个位次。

4. 创新环境:金融环境亟待改善,创业水平走低

创新环境二级指标中的市场环境、金融环境以及创业水平综合指标均呈下滑趋势,三者分别排在第102624位,分别比2011年下滑了3212个位次。降幅较大的具体表现在高新技术企业数增长率、国际互联网络用户数增长率、居民消费水平增长率、平均每项国家创新基金获得资金分别排在第28241519分别比2011年下滑了231487个位次。此外排位靠后且呈下滑趋势的还有对教育的投资占GDP的比例、高新技术企业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比重等。

5. 创新绩效:产业结构不合理,就业情况不乐观

十二五”以来辽宁创新绩效5项分指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产业结构综合指标2011年的第14位降至2014年的17位,就业综合指标下滑幅度较大,2011年的第12位下滑至2014年的28。就业综合指标中的5指标均呈现下滑趋势且都处于中下游水平,其中高技术产业就业人数增长率降幅最大,2011年的第10位降至2014年的28位,速降了18个位次。高技术产业就业人数占总就业人数比例、高技术产业就业人数、城镇登记失业率增长率、城镇登记失业率较2011年也有所下滑。三级指标中降幅较大的还有万元地区生产总值能耗(等价值)增长率、地区GDP增长率、工业污水排放总量增长率,分别排在第192612位,依次比2011年下滑了1498个位次。

三、对策与建议

针对辽宁创新能力中的优势与不足,提出如下对策与建议。

(一)加快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

这是确立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主体地位,是提高企业自主创新能力的根本途径。政府要通过多种渠道加大企业自主创新的外在压力和内在动力,引导企业树立创新观念,带动市场导向和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活动蓬勃开展。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努力消除各种体制机制性障碍,创造各类企业公平竞争的环境;进一步鼓励国内大型企业参与、融入国家科技计划和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建立由企业牵头实施应用性重大科技项目的机制;进一步整合为企业技术创新服务的科技资源,健全科技中介服务体系,为企业创新活动提供社会化、市场化服务;支持企业增设研发机构数量,鼓励企业与科研部门、高校联合共建实验室、共性技术研发和工程化平台,提高推出新产品或新工艺的能力。同时,加快完善推动产学研结合的机制和政策,探索促进产学研结合的有效模式。

(二)加大政府对财政资金投入的引导力度,促进研发资源优化配置,提高研发产出效率

重新审视和定位政府、企业和市场三者的关系,加大政府财政资金投入的引导力度,构建多元化、多渠道、多层次的自主创新投融资体制,优化资源配置,提高创新绩效。一是认真落实《辽宁省自主创新促进条例》关于创新保障的有关要求,加大公共财政对基础性、公益性和战略性研究开发设施的投入,改善研发资源配置结构;二是加强高校及科研单位的知识再生能力,同时应该重视外部知识的获取,重视企业研发投入与外部研发合作,加强与外省、外国科技合作,提高技术转移水平。三是加强对已投入资金和科研资源的监督管理,建立公开透明、科学合理的政府投资项目监管制度,促进项目合理布局、高效运行,研发投入绩效。

(三)制定和完善自主创新有关政策,优化创新环境,提高创业水平

经过分析得出,尽管辽宁省劳动者素质提高较快,但市场环境、金融环境、创新绩效却大幅下滑至下游地区。2012年至今,《关于加快推进科技创新的若干意见》和《辽宁省自主创新促进条例》等法律文件相继正式颁布实施,在优化创新环境,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与产业化,加强创新型人才队伍建设等方面都作出了明确部署。省、市科技主管部门应当高度重视,会同有关部门严格落实相关政策法规内容,推动科研机构、高等学校和企业开放科研设备、设施,完善大型科学仪器设备、科技文献等科技基础条件服务平台,建立开放共享的运行服务管理模式,制定相应的评价标准和监督、奖惩办法。通过落实有关政策,重视培养良好的创新环境与创新创业氛围,优化创新环境,提升创业水平

(四)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

作为老工业基地,面临着解决历史形成的重工业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等重大现实问题。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优化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是辽宁今后努力的重要方向。一是着力制定和实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培育新的主导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完善产业转型激励政策,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立法,优化产业发展外部环境;二是鼓励发展循环经济,控制“三高”(高能耗、高污染、高排放)企业,坚持集约型经济增长模式。逐步减少或淘汰资源浪费严重和资源再利用率低的产业,提升那些资源利用效率较高的产业比重,实现产业结构的升级优化。三是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辽宁要紧跟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有关部署,抢抓机遇,积极融入东北亚经济圈建设,大力推动现代服务业,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消费性服务业的快速发展,为装备制造业提供有力的保障,为降低农副产品流通成本提供条件。

(五)培育创新型人才,为建设创新型辽宁提供坚强的人才保证

人才是科技创新的根本。只有加强高素质教育,培育、用好创新型科技人才,才能满足提升创新能力的需要。因此,辽宁必须加快创新人才培养、为实现经济由资源依赖型向创新驱动型转变提供人才保障。要加快建立科技创新创业人才扶持机制,选好、用好、服务好人才,围绕辽宁重点工作、重大项目建设和产业发展,严格遴选程序,推选一批改革发展迫切需要的高层次紧缺人才,让其领衔重点工程建设、承担重大科技专项,加快形成高端人才服务经济发展的长效机制,真正做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要落实各项支持鼓励政策,特别要切实落实联系服务专家制度,及时为其解决实际困难。继续落实高层次人才引进、使用和管理制度,使高层次人才创业有机会、干事有舞台、发展有空间,努力在辽宁全省形成奋发努力、见贤思齐、各展所长、智慧奔涌的良好环境。

 

附表  辽宁省创新能力综合指标(2011-2014年)

指标名称

2011

2012

2013

2014

综合评价值

8

8

11

13

知识创造综合指标

16

14

11

13

1.1  研究开发投入综合指标

13

10

10

11

1.2  专利综合指标

12

15

17

14

1.3  科研论文综合指标

22

26

18

19

知识获取综合指标

6

6

6

5

2.1  科技合作综合指标

3

5

5

3

2.2  技术转移综合指标

10

11

6

11

2.3  外资企业投资综合指标

6

6

6

5

企业创新综合指标

14

12

14

20

3.1  企业研究开发投入综合指标

15

15

15

18

3.2  设计能力综合指标

9

10

15

17

3.3  制造和生产能力综合指标

18

6

22

25

3.4  新产品销售收入综合指标

12

6

16

19

创新环境综合指标

11

7

15

12

4.1  创新基础设施综合指标

13

8

10

12

4.2  市场环境综合指标

7

2

8

10

4.3  劳动者素质综合指标

8

15

19

7

4.4  金融环境综合指标

24

5

25

26

4.5  创业水平综合指标

12

21

23

24

创新绩效综合指标

9

15

17

15

5.1  宏观经济综合指标

9

9

9

10

5.2  产业结构综合指标

14

13

17

17

5.3  产业国际竞争力综合指标

12

14

14

13

5.4  就业综合指标

12

24

27

28

5.5  可持续发展与环保综合指标

13

19

14

14

数据来源: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小组,《中国区域创新能力报告(2011-2014年)



[1]《中国区域创新能力报告2014》设计的区域创新能力指标体系包括5个一级指标、20个二级指标、40个三级指标和137个四级指标。一级指标包括知识创造、知识获取、企业创新、创新环境和创新绩效。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dongsm | 阅读: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