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正文

我国综合评价活动的发展评述

[日期:2011-04-10] 来源:《辽宁科技统计》2005年第5期  作者: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 何 平 [字体: ]

一、我国综合评价活动的发展

改革开放前,我国评价活动主要运用的是单个指标通过简单比较而进行的,这是与当时的计划经济体制密切相关的。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统计制度的设计是围绕着计划管理展开的,政府宏观管理重视的是物质生产领域的产值、产量统计,指标的运用相对比较简单,非物质生产领域的统计活动可以说几乎是一片空白,不可能进行较为复杂的评价。对于物质生产领域的统计评价,也多侧重于计划完成程度和计划进度的评价,以及发展速度和增长速度的评价。再有,计划经济体制的特点是“全国一盘棋”,地方和企事业单位的资金、人员、任务、工作量均通过计划来调节,地方或企事业单位的“优”是计划安排下的“优”,地方或企事业单位的“劣”也同样是计划控制下的“劣”,从而缺少“评优评劣”这一评价永恒主题存在的土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地方或企事业单位自主权的增加以及个性化发展,随之而来的市场化进程,客观上提出了从多个角度进行综合评价的要求;改革开放促进了统计方法的国际接轨,使得我国政府统计的范围得到了拓展,统计内容也日益丰富,为实施综合评价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国外一些专题研究成果,如可持续发展、知识经济、创新等的引入为国内研究提供了可借鉴的素材。在这样的背景下,多指标、多单元(多地区、多单位)的综合评价活动得到迅速的发展。

1982年国家统计局会同有关部委开展的工业综合经济效益评价可以算作综合评价活动的开端。当时,为了贯彻党中央和国务院要把经济工作转移到以提高经济效益为中心的轨道的要求,在1982年4月,由国家经济委员会、国家计划委员会、国家统计局、财政部、劳动人事部、中国人民银行等六部委共同做出决定,定期公布工业总产值及其增长率、主要工业产品产量计划完成情况等16项指标,作为考核和评价工业企业经济效益的指标。之后,鉴于以上指标和评价方法上存在的一些问题,六部委又联合制定了《定期公布主要经济效益指标的实施细则》,确定了用工业总产值增长率、主要工业产品质量稳定提高率、主要工业产品原材料、燃料动力消耗降低率、工业企业销售收入增长率等10项指标计算综合经济动态指数,用于对工业企业经济效益状况的考核和评价。在对经济效益的综合评价过程中,由于对经济效益的认识还带有计划经济的色彩,加上指标的选择及方法的运用上经验不足,从其结果看显得较为粗糙。在此之后,综合经济效益评价几经修改完善,发展定型为当今的7项指标组成的综合评价。

如果说有关经济效益的综合评价代表了我国综合评价活动的开端,那么,自1985年科技普查后,科技领域开展的一系列有关区域科技能力、科技实力和科技绩效等综合评价活动可以看作是综合评价活动范围的拓展。这一系列评价活动以科技普查资料为基础,以技术进步贡献率的测算为先导,继之以区域科技能力、绩效的综合评价,掀起了综合评价活动的一次小小的高潮。在这一阶段,综合评价的理论和方法的运用已经较为成熟定型,但由于当时统计资料的相对不足和质量不高,再加上评价实施者多是机械地照搬理论和方法,评价结果并不十分理想。自此之后,有关社会发展状况的评价、各种类型企业实力的评价等在各个领域广泛展开。特别是进入90年代以来,国外研究机构的评价取向对我国的综合评价活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随着经济与环境、资源可持续发展概念的引入,可持续发展综合评价活动涉足于我国众多领域和宏观、中观和微观各个层面;随着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第二步和第三步战略目标的提出,小康评价体系和英克尔斯的现代化指标体系及标准被广泛应用于我国各地区现代化进程的综合评价中,特别是瑞士洛桑管理学院和世界银行有关国际竞争力的评价体系和评价方法的引进,更是掀起各领域、各地区有关竞争力评价的热潮。

回顾我国综合评价活动近20年的实践,对于奖优促劣、辅助决策、调动积极性等方方面面都收到了显著成效。一些综合评价活动由于持续时间长、评价体系和评价方法科学严谨,已经成为有关部门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定期公布的评价结果总会引起政府部门、相关研究机构以及社会公众的强烈反响。通过这些综合评价活动,形成了一些相对固定的课题组或评估机构,并且在综合评价过程中产出了不少具有影响力的专题报告。但是,不容置疑的是,各种类型综合评价活动无论从理念上,方法上,资料的使用上,以及对目标的把握上还仍有一些需要完善之处。

二、综合评价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认真总结我国各领域综合评价的实践,主要存在以下一些问题:

1、评价指标体系不能很好地体现选题

选题是一项研究活动的开始,是研究对象与研究目的相互结合的焦点。在一些理论研究项目中,研究进程需要自始至终地围绕选题展开。与理论研究项目有所差别的是,在综合评价中,选题还需要通过指标体系来得到具体而清晰的体现,而后,评价活动围绕着指标体系而展开并最终得到结果。从一定意义上讲,评价指标体系是综合评价活动成败的关键。但是,在近年来的一些综合评价中,经常出现评价指标体系与选题,即研究对象和研究目的不协调或不十分协调的问题。

一是往往不能够突出选题的特点。如,对可持续发展的评价过多地罗列一些经济增长指标,而忽视了“可持续”的要点。对现代化的评价只注重一些反映经济外延规模或水平的指标,以及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指标,而丢失了现代化与先进生产力水平的重要联系。对竞争力的评价也是如此,往往注重的是经济规模的扩大、流量水平的提高、高新技术产业的增长等一些表面上的东西,而忽视了竞争力最为本质的方面——与投入节约相关联的产出增长及内在质量的提高、存量的增加和市场化程度的提高等。

二是为追求“全面”,罗列过多的指标使不同选题的指标体系雷同,很难体现出选题的个性。我们都知道,对“实力”、“绩效”、“竞争力”、“进步”、“创新”的评价应该是各具特色的,但在实际操作中为了追求全面可靠,往往将有点联系的指标不管三七二十一都罗列上去。如果我们将目前已完成的一些关于科技实力、科技绩效、科技竞争力、科技进步、科技创新的综合评价指标体系加以比较,就会发现这些评价指标体系中罗列的指标大体是相同的。

三是为规避资料取得的难度,而自创一些似是而非的指标。在综合评价中,为了扩充评价指标体系包含的信息量,而同时又保持指标体系的简明,在一些情况下需要将若干基础指标加以综合,以综合指数的形式来反映某一方面的特征。例如,在全国科技进步监测中,将若干个反映环境改善的指标加以综合而计算出环境改善指数,将不同的国家级成果奖项和获奖等级进行加权处理综合而成获国家级奖成果系数等。但这一方法在许多综合评价中却往往成为规避资料取得难度的变通的方法。如,有的综合评价中列出差异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文章       综合评价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