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正文

为何守着金饭碗要饭吃 辽宁科技成果外流调查

[日期:2015-05-29] 来源:2015年5月1日 http://www.chinaneast.gov.cn  作者: [字体: ]

中央级科研院所科研成果大部分流向省外,高校科技成果闲置严重……新华社记者近日在辽宁调研发现,相当一部分科研院所、高校科研成果不能就地转化,而是流向东南沿海省份,使得辽宁的科技创新工作某种意义上“守着金饭碗要饭吃”。暴露出科技成果转化机制不畅,部分企业创新意识不强,以及观念落后、动力不足等诸多问题。

“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4年未就地转化

2015年初举行的2014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甲醇制取低碳烯烃”项目摘取了本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目前这一技术已经许可了20套工业装置,预计可新增产值1200亿元,然而却一套也未落户辽宁。

记者近日采访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副所长梁波时,他对这一技术未能就地转化扼腕叹息。早在20118月,梁波就和时任中科院沈阳分院院长的包信和院士、大连化物所副所长王华研究员一起,提出“关于在辽宁推进甲醇制烯烃技术产业化的建议”,却一直没有实现。“关键是,辽宁完全有能力让这项科技成果产业化,对辽宁的经济也是有好处的。”他说。

据调查,中科院在辽宁有6个研究所。这些研究所科研能力强,科技成果转化率高。当初这些研究所设在辽宁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这些所的研究方向更贴近辽宁的产业结构,然而,它们的成果并未能在辽宁省内得到充分利用。以大连化物所为例,近5年,大连化物所在全国共实现技术转移转化合同数为872项,合同额达到9.1亿元,在辽宁转移转化数为94项,金额3663万元,仅占10.78%4%

谈起科研成果外流,著名院士李依依满脸遗憾的表情。她所在的实验室曾研制出低排放、新概念钢铁大铸坯制备技术,是金属所出资利用辽宁一家企业的设备研发的。可做成功了,企业却既不出钱接收成果,也不许金属所转让给其他地方。“企业自己偷偷把我们的模具留在那儿,试图仿制,结果没有做成。后来,我们的技术转让给江苏一家企业,人家已经投产,辽宁这家企业还要跑到他们那里买产品。”

国家科研院所的科技成果在辽宁就地转化方面遇到的问题同样存在于高校中。台盟辽宁省委2014年调研显示,2008年-2012年,辽宁高校仅获奖科技成果就达1345项,但仅有470项科技成果实现转化。

政府、企业存在意识桎梏

记者在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采访时,梁波刚接待了一个山东菏泽的企业代表团。“几乎每周我都会接待寻求技术合作或购买科研成果的南方地区政府和企业的代表团。相比来讲,东北的企业和地方政府的代表团比较少。”

不少科研院所负责人和科技研发人员指出,与东南沿海地区相比,辽宁各级政府在科技成果产业化方面的服务意识还有差距,不少地方对科技创新的重视还停留在口头上。

辽宁是国有企业比较集的地区,由于体制、机制问题,在与科研机构合作或购买科技成果时,最先考虑的往往不是合作或成果本身的实用性和潜在价值,而是将风险防范放到第一位。一位国有大企业的负责人的心态很有代表性--如果购买一项成果后没有成功产业化或产业化后效益不如意,那会不会被指责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呢

据了解,一些科技成果出来后,有关人员专门到辽宁的一些国有大企业去推广,可企业决策要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能定下来。而南方的民营企业都是主动上门来要技术,并且当场就可以拍板购买。

中科院金属所副所长张健提到,国企购买科技成果的机制不畅。他说,金属所推广一项航空材料成果时,跟辽宁一家国企联系,对方想要这项技术,但却提出不能以购买知识产权的名义付费,而是跟金属所一起申报一个虚的科研项目,再把项目费用付给金属所。“这让我们觉得名不正言不顺,可是没办法,因为对方没这项费用。”

政府推动、产学研合作跑完“最后一公里”

专家指出,科技成果转化不畅的问题不仅在辽宁存在,在全国许多地区同样存在。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必须进一步更新观念,采取超常规的举措,打破体制机制障碍,畅通“产学研用”渠道。

20151月底,辽宁省科技厅、教育厅等六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加快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若干意见》。对省属各高等学校、科研院所等事业单位的科技成果转让、许可、作价入股以及对科技人员的奖励方面,大大放宽尺度。

沈鼓集团自2006年与大连理工大学合作,在校内组建沈鼓研究院,校企共同派人进驻研究院,围绕企业需求开展研发,企业每年投入到研究院的经费达2500多万元。研究院源源不断的研究成果被迅速应用到企业生产中,极大地增强了企业的创新能力,从而使企业在我国石化、核电等装备制造业中赢得“国际砝码”美誉。

2012年,以东北大学和北京科技大学为核心,联合宝钢、鞍钢、武钢、首钢四大钢铁企业,中国钢研集团、中科院金属所两家科研院所以及上海大学、武汉科技大学共同组建了“钢铁共性技术协同创新中心”。

两年多来,中心牵头的高品质硅钢薄带铸轧等关键技术、第三代核电主管道、高强韧汽车板等高端钢材开发取得重大突破,获得国家级奖励8项,多项技术已在鞍钢、南钢、宝钢等企业得到推广应用。

“中心的组织机构让高校科技创新打破了传统的个体、封闭、分散的方式,校企科研院所强强联合,科技创新上、中、下游更加贯通。科技创新的活力更强了、成效也更加显著。”东北大学副校长左良说。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dongsm | 阅读: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